您好!欢迎光临洛阳兴铜有色金属
洛阳兴铜有色金属
联系我们
洛阳兴铜有色金属
联系人:李先生
电话:0379-63958008
地址:洛阳市涧西区中州西路(洛铜嘉苑)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

行业新闻

必和必拓应该在铜市场站稳脚跟
发布时间:2019-08-22浏览次数:7

所有主要矿商都认为铜有光明的前景。问题是如何做到这一点。

据彭博观点,所有主要矿商都认为有光明的前景。问题是如何做到这一点。

以必和必拓集团(BHP Group)为例。在自由港迈克墨伦公司(Freeport-McMoRan Inc.)出售其在印尼格拉斯伯格矿(Grasberg mine)的股份后,必和必拓今年将成为全球最大的生产商。必和必拓位于智利的埃斯孔迪达(Escondida)铜矿成本持续令人失望,该矿约占全球20吨铜矿的1/20。该矿商周二在年报中表示,明年矿石价格将从目前的每磅1.14美元升至1.20美元至1.35美元/磅的区间,远高于其将价格保持在每磅1.15美元以下的目标。

铜价接近每磅2.61美元的三年低点时,这仍然是一项相当有利可图的业务。但由于整个铜业务的年产量似乎被限制在每年175万吨左右,目前尚不清楚产量增长将从何而来。

矿业公司喜欢铜,因为铜被视为押注清洁能源未来的一种方式。电动汽车的铜含量是传统汽车的4到10倍,预计到2027年,风力和太阳能发电机每年将消耗81.3万吨铜。目前尚不清楚,一旦这些需求来源在未来10年左右开始增加,目前在建的项目是否足以生产足够的金属来维持市场供应。

必和必拓目前的主要扩张计划是扩建其位于智利的斯宾塞(Spence)矿,该矿定于明年12月投产。这将增加约18.5万吨的年产量,勉强足以抵消Cerro Colorado和Antamina矿坑的逐渐枯竭,这两个矿坑的储量寿命还不到10年。

除此之外,澳大利亚南部奥林匹克水坝矿(Olympic Dam)矿还有可能进行大规模、地质难度较大的扩建。这个坑长期以来一直是个挑战。其大量的铀含量将使必和必拓成为原子燃料的主要低成本生产商。不过,如此大规模的供应涌入可能会冲击氧化铀市场,削弱该项目本身的高风险经济效益。

从理论上讲,在当前的环境下,应该会有一些有趣的并购机会。例如,自由港的铜产量几乎是必和必拓的两倍,而且现在与印尼政府围绕格拉斯伯格铜矿的长期角力已经结束,政治风险也大大降低。

该公司的资本回报率约为11%,超过了必和必拓铜业务6%的潜在回报率,可以用大约九个月的现金流购买。但由于埃利奥特管理公司(Elliott Management Corp.)仍在股东名册上留名,管理层不太可能想做任何过于高调的事情。

事实上,必和必拓的竞争对手是铜市场过于大胆可能带来风险的主要例子。力拓上月表示,该公司在蒙古的奥尤陶勒盖(Oyu Tolgoi)矿的成本可能比预期高出至多19亿美元,扩建项目的首个生产将推迟到2023年年中。嘉能可(Glencore Plc)本月宣布,计划关闭其在刚果民主共和国(Democratic Republic of Congo)的穆塔达(Mutanda)铜矿,原因是成本上升和钴价疲软。钴是嘉能可在刚果民主共和国运营的一个重要副产品。

这或许是一个教训。尽管必和必拓过去10年在铜上投入了数十亿美元,但铜的回报率仍是该集团中最低的。与其追逐成交量,不如关注每一分钱,让市场收紧,并希望价格上涨能证明已经花掉的钱是合理的。当桌上的牌看起来很弱的时候,还有比原地踏步更糟糕的事情要做。


0379-63958008